无理数感怀——《西游降魔篇》

2013-03-01 映画罅隙

电影虽无周星驰 但却带着他那种强烈地 浓郁的 奔放的个人色彩 让我丝毫不在意他没有出影这一码事 话剧一般的夸张表情和台词

大把大把类似小品的网络劣质段子出现 不再如《功夫》《少林足球》的后周星驰时代的无聊屌丝成长故事

当然屌丝还是屌丝 女神仍是女神 女神反追屌丝 向来是周星驰的拿手好戏

超快节奏的剪辑 没有半句多余废话的剧情推进 节奏之快感把握已臻巅峰化境

但时效性的网络段子能把观众哄笑一时 却注定成不了经典 不过听到帝都电影院里蹦出“傻逼”这个词 还是会心的嘲讽地笑了下

在我暗暗坐在电影院里鄙视这部戏的时候 却已经不知不觉地大笑起来 我冷静地意识到我所有的情绪 我笑了 我竟然笑了 我不是应和地笑 我不是为了主动体验影院气氛感染而笑 我是真真正正地被影片的恶俗 恶心 恶趣味 感染笑了

然而再然而

在不知不觉的不知不觉中 欢笑中已经眼泪开飘 纸巾擦干泪又飙 (非夸张修辞 真是飙泪啊) 也许开场的《一生所爱》的波光粼粼的旋律一放出来 心扉上那提防一切的铜锈老锁 已悄然碎裂皴断 又闪现出了那个画面:你看,他好像一条狗诶~~~

这里的情景 早已超越了自己的观影理性 和电影本身带来的冲击

此时 本人已经陷入了一种特别怀旧的 极其自我的 超越本我的 不在超我的 非常理架构下解读自己 分析自己 又沉溺自己的一种暗爽的情绪之中

这可能源于我看周星驰电影长大有着很大关系 从李修贤带他出道的《霹雳先锋》《风雨同路》等 一直到后面一系列的崛起 大话 鹿鼎 食神 唐伯虎 苏乞儿 刘镇伟的王晶的他自己的 等等等等

荧幕里的他简直影响了我的世界观和处事态度 在童年范的无数傻逼里 最傻逼的莫过于是学着他的笑声 讲着他的段子 模仿着他的动作 一步步成长成为一个老骚男的

但就在他那夸张的肢体动作和张狂的笑声中眼神暗影里的寂寥 背影的落寞 总是让我笑着笑着就笑到哭了

这种情绪在世界上所有电影里都无法获得 唯独在他的电影中可以寻得这剂毒品

他的电影水平良莠不齐 神屎齐飞 看来看去不过只是为了寻找那一刹那的感动 快节奏的台词与搞笑架构形成代入感极其强烈的笑点 突然让我笑到一个很好的感觉 一个很好的状态——好了 G点来了

高潮迭起 欲罢不能 欲仙欲死 我自己意识到这种奇怪的情绪 也更加放纵地让自己沉浸其中 像我这种死板怪异的书呆子 自以理性和厌恶的情绪鄙夷一切 自以为看透一切 更能看透自己的一切

但在这一刻

被情绪完全

征服了
我相信电影只是个导火索 而我只是这样一个需要引爆的炸药桶而已 那个感情丰富的我 那个多愁善感的我 那个青春涩涩长凝绿的我 突然再次破开封印已久的重重茧壳 以婴儿般的新生肌肤与这个生机盎然的世界完全接触 融合 浑然一体 我放大自己的情绪 缩小自己的肉身 闭塞自己的感官 让情绪处于统治地位 我已经不再是我 电影也在已经不在我的视线之内 我只是一种情绪 荧幕成为一种风景 对白成为一种背景音乐 绵绵然 薄薄然 抽搐快感 激荡胸怀 我自是任它飘荡于众人的欢笑与鄙夷之中 乐不思蜀 乐不观影 乐不思考 乐我所感 乐我所获 乐我所爽

一般在风口浪尖上褒贬呈现两个极端的电影 总是令我感到厌恶——炒作和恶意黑的斗鸡式互掐 无趣 无聊 无味

去看这部电影的心情是很矛盾的 开始不报任何期望 继而又暗怀希望而不敢明言:特意告诫自己期望绝不能过高 而内心希望能偷偷欺骗自己获得一点惊喜 又觉中国电影已死 白白浪费银子的……因为愤青如斯的我 抨击一部市场上火热的类型片来说 远比要比发现一部类型片的优点容易找地方站脚

如果把周星驰当成传说中的星爷 这部片子必须就让人失望了 因为在神坛上的他 盛名之下毕竟其实难副 没有所谓的解构主义 没有传说中的深奥与文艺 更没有为中国电影的创新有所贡献 没有为建立国内电影工业而树立典范的影子 反而在百尺竿头退一步 退两步 退三步 简直要退到了海平线以下

但如果把周星驰当成一个普通人 当成徐峥级别的导演 那么显然他至少已经出色达成了一部娱乐类型片的大部分标准 甚至超出这个标准  但 显然他就是周星驰 这三个字已经神话 想要众人平等看待 除非他一步步摔下神坛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