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人

2011-06-23 黄河泛滥

装逼往往是为了吹牛逼 而造成一种假象 显摆成自己很牛逼

但在吹牛逼的过程中 往往遭到诘问 这就很尴尬 按照尴尬的氛围 选择往往有这么两种 上策为不留痕迹的转移话题 下策为死扛到底 但其实还有另外一种选择 那就是坦诚自己装逼了 我错了 哈哈两句 掩饰一下

在与王超讨论问题的时候 总能有这样的收获 (本来想说辩论,但我们的水平实在不行)

装逼总是一种不甘寂寞的体现 可能是因为上年纪了 也喜欢高调装逼了 学到什么新知识 就炫耀一下 潜意识中有一股青春不再的悲愁 寂寞的等待谁也发现不了自己所装出来的牛逼吧
more

So 当我兴冲冲地装逼的时候 王超就会杀出来 进行诘问(这是个好词,用着舒服啊)

开始还有点不太适应 因为自己的话因为自己的装逼气势过盛总是说得过大 过激 这就产生了很多漏洞 所以遭受攻击 但我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装逼失败 下意识地死扛 或者避重就轻

然而久而久之 这种装逼的霸气就开始消退 但是装逼的冲动仍在蠢蠢欲动 于是我不知不觉的转换了策略 严谨的装逼 尽量做到无懈可击 但这也是尽量而已 因为现在的话题经常是哲学话题 所以这个面就他妈太鸡巴宽广了 当然这不是主要原因

在这里 我发现了一种强哥后遗症 这种病症的主要体现为:无立场反驳 也可以说是用我们已知的所有立场 切换着进行对装逼者的无差别诘问

自己就有着这种毛病 这其中程引大概是最大受害者 只要说出什么话来 情绪一不好 总能随意找个立场进行无限的喷击 后来我发现不仅仅是我有这个毛病 原来王超也有强哥留下的巨大阴影 无论我装哪一种逼 他也总能站在一个对立面的立场上来进行反驳 一开始还没意识到 到后来下意识的为自己选择全面的装逼方案

例如 我立论A话题 我脑中设置有两种大方向的答案 1or2 再立论B 答案 3or4 这些答案都是大家经常见到的 哪个也不能说错 但如果自己强调答案1总是会被对方用答案2来反驳

这其中还有可能存在自己的一点私心 这就是自己下意识地故意去——略带意识地往上拱点火 来导致对方的情绪不爽而选择另一种来驳斥自己 用来证明自己的前置论调立于不败之地。

话说回来 一开始还真是不太适应被人处处反驳 这种感觉很不爽 但谁让自己是执着的装逼爱好者 所以在不断地被驳斥的过程中 逐渐走上了正途 那就是我觉得可能真的知识沉淀比装逼更加可贵 这时候我开始喜欢上了被驳斥的感觉 因为我经常对自己说一个学到的理论 或者自己感悟到的一些东西 然后想象着别人会从什么角度来驳斥自己 自己再以什么角度去解释与反驳对方

然而 这种自我对话始终是巨大局限性 还需要由强大的耐心 自己和自己对话个几句 逻辑就混乱了 所以这时候我想起了王超 我只需要解释我的想法 做到不被他彻底轰击而亡 至于怎么驳斥与诘问 那都是他的事情 只要是讨论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经过王超同学的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的检查后 网络的两个终端 开着百度 百科 维基等一系列网页 来让自己不那么丢人 但就在这样一个立论 被驳斥 找面子 补充说明 总结 哈哈 是啊 还是不懂 悲剧啊

这一系列的过程下来 我发现自己对这个核心问题总是能够比以往的认识更加清晰 比如红衣教主和主教问题 明清的宰相问题 当然还有以前的政府结构问题 经过一番以装逼为开始的讨论 以哈哈的假来谦虚来做结束 收益总是不小的

在这里 我突然明白高效率的国际顶尖企业 他们总是喜欢开会 而且讨论问题的效率也总是很好 这一点在谷歌与微软常见 在此不得不感慨 如果自己放不开 怕装逼而被驳斥的话 进步总是那么慢 大胆装逼 和大胆假设没啥太多区别 被人驳斥也可以当做小心求证了

所以 我打算以后将装逼进行到底 因为我又找到了一个装逼的绝佳理由 即使装逼被拆穿了被拍板砖了 我还是可以顶着头破血流的面貌 笑嘻嘻地 大义凛然地说我有一个以追求真理为目标的理由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