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洋兴叹

2011-05-30 黄河泛滥

初步接触哲学,一锅,两锅,三锅,很多锅粥,开始一起熬,煮,炖。

哲学,其实我都不知如何定义他,就连罗素也推三阻四,绕了几个圈子,似乎说明白了,但也没给出啥具体的东西来,或者带着引号词汇频繁出现,来扰乱视听。

哲学,按照希腊最始祖级别的说法是爱智慧。

党学的说法:哲学,是理论化、系统化的世界观,是自然知识、社会知识、思维知识的概括和总和,是世界观和方法论的统一。

罗素说,当一个普遍性的问题被人提了出来,哲学就产生了,科学也是这样。more

复活说,哲学嘛,我觉得就是个世界观,世界观就要对世界作出解释,解释的细了就是科学了,解释得粗了叫道理,解释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就是是非观喽。。

不好意思,我竟然点倾向于党学的说法,因为很具体,但又说得很大,似乎破绽不多。只好现就将就着这么认为吧。

党学之说的总和,或者称其为总和,更靠谱的应该是本源,也就是很多书中的“概括”,也许总和的说法就是这里来的。更倾向于本源的说法,是我脑中可以形象的描绘为一点散发出来一条道理,而这一点就是世间所有道理的总和,一点变为很多点,很多点再继续散发,形成了世界(中国人大概都会想到道生一的说法吧),而描述这个世界规律的语言也就是理,或者道理,由于道理难寻,叫做真理,区别普通之理,普通之理也就往往存在假,所以真理往往是哲学家们挂在嘴边上的。他们觉得自己伟大,不是自己懂得多就牛逼,而是觉得他们看清楚了世界是什么样子的,来告诉世人,你们看得不太对,或者告诉世人怎么去锻炼,才能看透世界本质的一个可行的方法,也就是所谓的迈向真理之路。

罗素说,生活的意义是什么,世界运转的意义又是什么?如果说人生有意义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也肯定有着一个运转的目标。

如果说描述苹果落地的道理,叫做万有引力定理,那么描述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就是哲学或者哲学最重要的一部分,所谓道,所谓形而上。

“形而上”出现在我的眼内是初中政治,不解释其定义,但给其打了个伟大的共产标签“静止的,片面的,孤立的”,所以当我们遇到什么政治解答题的时候,问这件事为什么做错了呢?让我用某某论点来分析他,老子不记得“形而上”属于党学的哪一部分的批判观点了,于是,在中学政治考试中,凡是遇到负面材料,就给扣上形而上学的大帽子——你做错了是因为你静止地看问题,片面的看问题,孤立地看问题。

也因此,所以我的政治成绩特别差。

然而,现在的我非常庆幸我当年的政治成绩太差,因为由此可见我受党学的毒害还不是太深,此刻的我还有心情去接触一点别的学问。

我想记一下之所以做这种无聊笔记的原因:

认真面对自己,认真地去承认自己内心的每一份感受,尽量用自己最真实的感受来描述一切,真理可以追求不到,历史真相也可以忽略,但起码我要做一个热诚的人,起码要时常怀有一颗赤子之心。严于律己虽然做不到,但起码也要宽以待人,在这方面我还需要有很大的进步。

宽以待人,始终是个障碍,我拒绝世界的原因,朋友逐渐寡绝的原因,也是于此吧。因为我不够宽容。

不够宽容的原因始终是因为,不知道人们生存的意义,那也就是没有什么固定的人生目标和评判是非好坏的准绳,看到别人始终是不完满的,或者说看到别人生活的大方向始终是“错误”的,这个错误不源于他做了什么,而源于我的心情,我心情好,觉得他所走的道路,比较符合人生意义,也就过去了;如果心情不好,觉得一切都无意义,你做什么,怎么做,大方向都是错的,你的人生都在逆行。

有了这样无聊的思维和思维习惯,宽以待人就很难了,看什么都是“错”的,你让我怎么包容呢。因此,在我抓狂与暴躁之余,我经常陷入冷冷地暗黑之中。不断地自责,不断地自问,我到底要干什么呢?

我不知道,但我想把这些记录下来,以供我来日参考,无论将来我学习的路上,是进步,或者退步,这总是一个不错的参考。或者就像儿时的日记,此时看起来始终是幼稚,但我想幼稚里面至少也有一份天真吧。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