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北洋

2011-03-16 书中寻玉

buy]书目:《北洋军阀统治时期史话》《北洋兵戈》《 狷介与狂狷》《 袁氏当国》《 吴佩孚传》《北洋军阀史》…… [/buy

more

[noway]读史很难

读了小半年的军阀 按书的本数来算 三十有余 开始觉得算是应付公事 仔细想想也算是颇有收获 对于晚清和民国这一段历史向来不感冒 所知甚少 算是恶补了一个历史时期的盲点 说到盲点 就会想起几大乱世 两晋南北朝与五代十国 这两个时代在脑子里基本上没形 春秋战国起码传奇故事听得多 天下大势以及风云人物倒还略知一二 而晚清与民国感觉比五代十国和南北朝更乱

以往的古代史再乱也是内战 最多来几个少数民族折腾 然而北洋军阀时期最为混乱 在中期 大势力分为北京政府 广州军政府  桂系军阀

这是能拿出来讲的 是稳定的 湘鄂之乱 川滇黔之乱 闽粤之乱 陕甘之乱 塞北三省之乱 不是一两本书能够说明白的 而这其中最为稳定的却是张作霖的东三省 别看东三省是日本人势力渗透很严重的地方 但张作霖混东北三省 就没出过规模性的战争 最惨俩的战争都发生在两湖地区和西南地区

关系复杂是读史最难之处 北洋军阀内部就分直系 皖系 奉系 三大帮派 互相倾轧 勾心斗角 从不停歇 每一派的后台又是西方各国撑腰 而因为时期的不同 西方各国在一次大战和二次大战的角逐 而反映在中国的关系身上 间接地也就反映在军阀之间的关系身上 这是北洋军阀之间的关系

北洋军阀与南方的关系 则是弱势地永远要拉拢南方来打击自己的北洋兄弟 黎元洪联直抗皖 冯国璋则是联桂抗皖 曹锟连奉抗皖 张作霖连皖抗直

国民党呢 就更乱了 孙大炮在一手组建的军政府混得就惨兮兮 被党内的岑春煊欺负 被国民党所依靠的桂系陆荣廷欺负 还被北洋军阀欺负 更被当地军阀欺负

西南 西北就更不用说了 两锅粥 交叉熬 关系之乱是这段历史最难了解阻力

其次 这一时期并没有真正的英雄 他们离我们现代太近了 没有被历史模型化 太多史料证明他们的缺点  没有英雄的 没有为人称道的战争 历史就不会太好看 更何况这段历史也没有一个所谓的主角 你方唱罢我登场 熙熙攘攘 太无趣

/noway

[warning]装逼

由于年代近 史料详细 所以历史人物装逼的那些小心理都能体会到 譬如吴佩孚 第一个上时代周刊封面的中国人 当时号称中国最强者 这人装逼装得都是我辈都能够了解的完人 他有个口号叫做四不 不做督军 不争地盘 不结外人 不住租界 说起来多爱国啊 甚至在洛阳过大寿的时候 名流康有为亲自送上“八方风雨会中州”的对联 再他登上中国人心中完人的神坛之时 他就被冯玉祥背叛 被张作霖杀敌屁滚尿流 他以往的神迹都成了丑事  比如号称自己是诸葛亮 打仗的时候 他羽扇纶巾 坐个小车 领两个道童 我擦 让我想想 前面是毛瑟枪 是飞机炸 是山炮轰 这种情景让我很难以接受

这些历史人物总想成为后人口中的那一段佳话 可是他们总是搞出洋相来 段祺瑞找徐世昌出来当总统 徐世昌还要三辞三让 问问全国民声 本来等得是各方请求 自己推辞不了才登宝座 但他一问 各方反对的声音接踵而来 反而让自己傻逼呵呵地下不了台

说瞎话总是他们的手段 材料读的不少 但没发现一个当权者不说瞎话 而且读得越多发现他们说得瞎话越多 名流梁启超没说过瞎话?国父孙中山没说过瞎话?战神吴佩孚不说瞎话?北洋泰斗段祺瑞不说瞎话? B monster不说?恰恰他们是说得最多的 甚至一举手一投足都要说  怀疑他们打炮的时候说不说

幕僚 军阀世界里 那些有头有脸的大多是军人 而背后的幕僚团一个个也都免不了装逼 老大想装刘皇叔 这出主意的一个个都想成诸葛亮 能打点仗的就觉得自己是吕布 有点文化的觉得自己特像周瑜

出谋划此 是这些幕僚的基本职业 馊主意挺多 管用的有 出洋相的有 但缺乏戏剧性 也就是不精彩 不传奇 最重要的是缺乏战略性 只能赢得一时 却赢不了大势

/warning

[task]娱乐项目

有钱有势的人 娱乐生活就是丰富

去八大胡同逛窑子 包头牌 买婢女 通宵打麻将 斗蛐蛐

载涛是个京戏高手 京剧自成一派 不少懂戏的戏迷都爱听他那一口

袁世凯的二公子有点类似曹子建 一身文才 却比曹植牛逼 就是玩乐 不搞政治 民国四公子 这四公子还有个张学良 不过听说张学良吃喝嫖赌 样样都会 但见到的材料都是颇为正面的 夸张学良的比较多~~~据说袁世凯抢了儿子的媳妇当小妾 这才让这儿子受了刺激 一朝没了心情 放浪情怀 天天操女人 作诗词

蔡锷逛窑子 走遍妓女一条街 与小凤仙勾搭上 成了 李靖与红拂女 还算是一段佳话

抽鸦片是军阀中比较流行的一种活动 吴佩孚是因抽大烟才发家的 从此怂得一辈子不敢抽 也一辈子不让家属和下属抽

段祺瑞的嗜好比较特别 这个北洋元勋不抽大烟 不喝大酒 只吸进口的雪茄 且偶尔为之 酒也一样 且好围棋 听起来算个雅士 其实脾气和吴佩孚一样臭

张宗昌在网上很出名 三个数不清 钱多的数不清 女人多的数不清 军队多的数不清  另外就是他那些“大炮开兮轰他娘”的神作 他逛窑子的事迹也非常多 早年发迹 弄了比银子就去包头牌 却遇上了小扇子徐树铮 这头牌一下子成了进了北洋怪杰的大院做了妾~~~美就一个字

/task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