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

2010-09-22 黄河泛滥

突然发现了Eddie Vedder的一首歌

哎呀啊。。。那轻灵动心的吉他声 仿佛秋天参天树木旁边蜿蜒的溪流声  我面前总能出现晃动的镜头 或者匆匆的行走 或者坐在车上外边移动的景色 这不是种积极向上的情调 并且我已经沉溺其中 闭上眼睛 就能想起秋天出游的浪子 无论是步行 还是开车 于是 我的大脑又开始飘了

梦想

我真的不想这个该死的词又出来烦我

周五下班给自己做出了计划 并用Google Calendar 估量着自己好吃懒做的性格 并没有给自己定太多任务 并且防止自己彻底的腐化 更把自己的日程show给了程看 强迫自己要忙忙叨叨的做完 并给自己留出了大量的时间 而这部分时间 我多数是在寻找 不停地摸索在茫茫网页中 或者重复地看着某些片段 或者不断地听着几首歌 想酝酿某种情绪而不得
more

我爹大概看我的样子不怎么上劲 于是经常会叮嘱我 好好工作之类的 其实我只是不愿意在别人面前表现的积极而已 我尽量想做一个低调的人 但是但是 我原来是一个低调的人 而现在绝对他妈的不能这么讲 因为我开始变成了一个话痨 经常管不住自己嘴里喷粪 妈的 自从原来进了天阳地畅工作 我就变了 我不知道这种变化来自何时 来自何方 但我很清晰 我终于变得能讲话了 我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八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的羞涩男生了 我现在不仅能说话 而且是个顶级的话痨 在以前单位上班的时候 总是叨叨不停 跟个唐僧似的 而现在单位我经常克制自己的情况下还是经常出现失控现象 很多时候我不该说话的 我只是想回到以前的我 什么都不讲 带上耳麦 音乐充满我的世界 我便可以自由的飞翔 像《深海长眠》那样 飞啊飞啊飞~~~啊

冲突

人生在世 难免和别人发生冲突 其实一般都是自己的问题 因为冲突必须有两个人才能够造成 对方我们不想左右 大家都认为和自己发生冲突的是傻X 那么改变一个傻X你有兴趣么?没有吧 那就沉默 沉默比金子还要好得多 小丑跳梁 跳到梁断了 都不知道自己是小丑 如果自己眼界不够宽 就更不要乱动 免得自己也变成别人眼中的小丑

变化

我是一个呆不住的人 我要不停地变化才能够活得下去 除非我找到了自己为何而生 为何而死的答案 我总觉得世间万物 有趣的事情极多 我都想见识见识 都想品尝品尝 对于我自己我也要求自己跟上自己的想法来变化 然而 自己想变是很难的一件事情 但变了也不一定就是自己乐意看到的 譬如我变得如此能掰扯了 我又想变回那个原来的闷骚男 譬如文字 我一直不清楚要往哪个方向走 太文邹邹了 怕自己脱离世界 但自己没有太多内涵 太白了的文字会让自己显得一无是处 装忧郁玩悲情 哥实在不是那块料 不过最近需要往这方面努力努力 世间万物嘛 有趣者极多 不能用一种思想就给自己的人生定死了 

我经常在考虑 看完一部电影 我该如何评价他  经典这个词 我很难说出口 因为做影评的前辈多不胜数 牛评也是浩如烟海 而审美所需要的知识结构又不足以让我长篇大论

鬼澈

看到她的头像 当年那些美好的回忆一下子全都冒了出来 本以为自己已经离开了那个世界 可美好总是美好 年龄上的幡然悔悟 多想多想看见你们再笑一次 再一次撒娇 可那些曾经的美好的 都随着卡农跳跃的音符 轻轻地慢慢地 不知不觉的远去了

你的境界 我很羡慕 也很向往 可是我感觉离那个境界总是很远 或者说那是我已经放弃了的追求 我只能用 以有涯随无涯殆矣 来安慰自己 而你的大愉悦我只能用心感觉到 却始终无法让自己在生活之中体会到 我只能为了我那点小幸福奔波 我成不了你口中的大海 我始终是那条污浊的小溪 大海与天空是你的境界 那里需要大鹏与巨鲸 我无可适从

秋天

一场秋雨差不多直接将北京的秋天给抹杀掉了 天气凉的冻死几条狗 我对北京的秋天一直非常不满意 以为她总是那么短暂 气温的变化一下子就高潮了 这还让我来不及享受呢 太坏情绪 不尽长江滚滚来是看不到 难道连无边落木萧萧下也看不到么 让我郁闷 又想起刘禹锡那句来 我真的是很喜欢这老头啊 啧啧 真好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