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霍小玉》

2010-08-26 映画罅隙

青黛画眉,红靴锦袜;绣挽流风,步似绫波;惊鸿妙移,兰花轻捏;京剧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古典美应接不暇,我虽不懂京剧,却也能凭天性去感受故事的动人、演员唱功的精湛,而这些将习惯了死亡与摇滚的我一下子拉入了一个奇妙的世界。剧本源于唐代传奇小说《霍小玉传》,改编得更适合舞台表演,情结更为简洁紧凑,荀派三代弟子常秋月的婉转歌喉,将我们引我们进入了一个个悲剧的感慨之中不能自拔,自古才子配佳人,自古多情伤别离,自古多情空余恨,自古红颜多薄命;正是《霍小玉》女主角的一生写照。 正所谓:

    山盟海誓携手 刹那投 寂寞空闺何处登西楼

    锦书无 形影独 问情仇 不见断肠小玉见吴钩

  剧本线路简单明确,人物善恶分明,没有复杂的是非,一个典型陈世美的故事,甚至反派角色只有一个人-男一号而已。

more

  剧中出彩甚多,常秋月的歌喉自不必多说,最重要的角色媒婆“鲍十一娘”,她贯穿始终,是所有关节点的交接和联系人,是起着剧情推动承上启下的不可代替的关键人物,引发观众和情绪高潮的野往往是此人旁白式的心里独白。 而她始终是一个市井小民,除了说几句发泄的话惹人共愤,也办不了什么实施,她也想一举把李益给“收拾”了,最后依仗的是黄衫客,这毕竟不是喜剧,始终是没有至尊宝脱变成孙悟空的那一后现代解构的思维环境,这是传统的唐宋传奇;浦玮虽然韧如丝,磐石早已经转到太平洋那头去了。

  原荀慧生剧本第一场第一个登场便是黄衫客,也由他终结剧情,首尾呼应,叙事明白合理。此版黄衫客的插入过于诡异,中间硬生生的接出这么一段来,弄得好像黄衫客天生就是为了解决霍小玉的家事一般。

听京剧的配乐固然欢快多变,但是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很多乐趣,看乐队成员摇头晃脑好似读书诵卷一般融入其中,边上一女五指翻飞,月琴和琵琶真的是“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平铺叙事和急转高潮这两样乐器居功至伟;而悲剧之中那些别离那些爱恨则用京胡与二胡洋洒的淋漓尽致,打击乐随着人物的一举一动和唱段的间歇不停出现,是京剧节奏的主导和前奏。

而CCTV的设置为了在拍观众鼓掌时的场面,经常会打起前台两盏大灯,刺得我休息不足的双眼疼痛难当,希望剧场会有所改进。 而道具上竟也颇不讲究,在霍小玉的闺房中,床架上侧文案竟是几只古代酒殇,两旁则绘两只大鼎~和一代才女,不应景啊;而做为天下闻名的才子的李益的宅府里,屏风竟是蝶恋花,亏得只有画像,并无题词,否则就和太后寝宫挂留用的雨霖铃没有任何区别了,那都是妓院里的摆设嘛~~~蝶恋花词牌始于宋、盛行于宋 在唐末只是教坊曲而已。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